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杭州举行的这场大赛传出新信号 电商创业还有戏

来源:未知 时间:2018-12-12 10:02

这么多年过去了,电商创业还有机会吗?

12月11日晚,“之江创客”2018全球电子商务创业创新大赛颁奖典礼在杭州举行,17个项目分获成长组、初创组各类奖项。这已经是我省第二次大规模举办电商创业创新大赛。作为电子商务大省,浙江正在全球范围内加快锁定优质项目,巩固既有发展优势,大步迈向数字经济。

据主办方介绍,此次大赛共征集参赛项目2000余个,全年共举办各级赛事和配套活动80余场。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介绍说,今年的大赛项目领域多元化,涵盖电商、物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智慧服务等数字经济重点领域。项目来源多元化,从首届大赛的省内为主到今年汇集美国、法国、墨西哥、马来西亚、北京、上海、广东、山东、贵州等10余个国家和省市的项目。而从这场大赛中,人们也感受到当前电商创业的风口与“温度”。

创业瞄准两大风口

电商创业的新机会在哪里?这或许是许多人的问题,似乎该创的业,该发掘的痛点、痒点早已被穷尽。

“在我看来目前电商领域的机遇主要在两个大方向。一块在C端,针对特定社群、圈层的营销,例如一些社区服务类项目,针对特定场景的亲子类项目,增长速度很快。另一块在B端,主要是做供应链的延伸,结合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也就是近年来很热的产业互联网的概念。”作为此次大赛的评委,浙商创投合伙人刘冬秋分析道。

51公积金,今年大赛成长组一等奖获奖项目,便是一款针对公积金缴纳人群的服务软件。“我们的项目启动于2014年,那时候全国公积金中心还没有联网,许多人在公积金查询、买房贷款的时候遇到了不是特别友好的体验,我们基于此在移动端做了一款行业内最早的公积金查询工具。”在51公积金联合创始人陈蓓珍看来,公积金客群是稳定的职场人群,他们大多就职于公务员、事业单位,有着相似的投资消费需求,在庞大的互联网网民中属于金字塔中等水平以上的人群。“在查询这一基础服务的基础上,我们逐步延伸服务到信用贷款、大额分期等,下一步我们还会向消费、装修等领域拓展,目前平台累计注册用户达5600万,月活跃用户300多万,覆盖全国400余家公积金中心。”

确如刘冬秋所说,针对社群营销的电商创业项目在此次大赛中几乎占据半壁江山:“花彩+”是一个针对以家庭方向为主要消费者的“园艺+互联网”平台,随着国内消费升级,今年项目的线上销售首次超过了线下门店销售,达到了约8000万元的年销售额;佳钓尼垂钓云平台是针对中国垂钓赛事运营及钓场运营开发的网络管理及营销大数据分析平台,为垂钓赛事组织者和钓场经营者提供互联网营销、在线销售和钓友会员管理等功能,已产生400万国内钓鱼用户数据及详细人群画像;“假日小队”亲子社区项目打造专注3岁至12岁儿童的亲子体验式成长平台,解决“玩”的痛点,提供儿童“玩什么”“去哪玩”“和谁玩”的一站式解决方案……

产业互联网项目则占据了另一半江山。“宋小菜”是本次大赛成长组的另一匹黑马,这一项目深耕生鲜领域,以销定产的反向供应链模式,通过收集城市农贸市场菜贩子的采购需求,对市场进行准确的预估,指导菜农按需生产,从而解决蔬菜市场产销信息不对称、生产者卖货难的问题。

“得体供应链”项目则在极具浙江特色的服装领域大展拳脚。创始人程虎林曾是“美丽说”的供应链中心负责人。“当时在‘美丽说’,我们从设计、打板、生产加工到仓储物流,用自己养人的方式建供应链给买手和自己的团队服务,而这几年我们做的则是向社会开放供应链服务。”程虎林开发了一个SAAS平台,目前,平台上有285个签约设计师、150个打板工作室、1500家面辅料供应商以及200个工厂。“我们把各类服务在平台做集成,通过众包的方式完成服务,输出给下游的电商品牌,线下品牌和直播网红公司。”

“这两年,产业互联网的热度越来越高,未来的赢家一定是属于垂直领域的深耕者。”程虎林以服装为例,他认为在款式、品质、价格三个维度上,有成熟供应链支撑的品牌都优于没有供应链支撑的电商。“各大产业的上游互联网化空间比C端大得多,且对比已是一片红海的C端,目前B端的信息化程度仍不高。当前,腾讯调整战略架构重点突出B端业务,阿里加快发力‘新制造’,到今年,产业互联网这个风口真正到了爆发期。”程虎林说。

资本进入理性时代

“今年以来,内外部金融环境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由于市场的流动性等问题,对于创业者尤其是处于初创期的创业者来说,确实意味着更大的挑战。”刘冬秋向记者分析起当前创业环境的一些变化。

“从去年底开始,我们逐渐感觉到融资变得困难了。”浙江省首届电子商务创业创新大赛一等奖项目“得威电商”创始人陈镇波告诉记者,去年底他们在谈的一轮融资就因为资金链问题暂时搁浅,和许多身边的创业者一样,陈镇波也感受到了“资本寒冬”的迫近。

“但我觉得这或许是件好事。”陈镇波认为,社会资本原本就应该放在真正能给社会创造价值的企业身上,所谓的“资本寒冬”可以让投资者重新思考资源的分配,真正用钱投票。“到明年资源会更集中,确实会有很多创业企业活得艰难,但大浪淘沙,真正优秀的企业依然能获得资本的青睐,不久前,我们的新一轮融资刚刚到位。”

刘冬秋同样认为这并不是一件坏事。“拿钱困难的时候,可能几个亿、几十个亿就把学费交完了,但在资本充足的时候,各方拉锯角力的时间就会拉长,可能试错成本就会达到上百亿元,共享单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个被资本催熟的行业从突然崛起到没落也仅两年时间。”

而对程虎林而言,相较于股权融资,债权融资上的困难更大。“优秀的电商项目在股权融资上倒并没有那么困难,地方上对我们有一些产业引导基金的支持,也有一些行业企业看好我们的项目。但银行的钱不好贷。以我们公司为多宝平台登录例,最核心的资产就是这套SaaS软件,可对于银行而言这不被认定为资产,由于缺少流动资金,粗粗算来我们一年少接的业务近5000万元。”